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于学军分会:解决企业融资必须突破“金融理论”

“金融业为实体经济服务。更具体地说,它侧重于如何解决中小企业的融资困难和高融资成本。这是一个老话题,也是一个新话题。

“12月6日,中国银监会重点国有金融机构监事会主席于学军在出席第12届21世纪亚洲金融年会时表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问题与一段时期的宏观经济环境和发展背景有关,是一个系统工程,绝不仅仅是与金融业本身有关的问题。

关于20多年前中小企业融资困难和融资成本高的突出问题,于学军解释说,大背景是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当时政府宣布人民币不会贬值,客观上导致中国出口企业竞争力下降。

同时,严重的资本外流使得外汇管理更加严格,国内流动性形势紧张,中小企业融资更加困难。

他认为,20年后的今天,中小企业融资困难和昂贵的问题再次得到强调。然而,问题的焦点更多地延伸到了为实体企业提供金融服务的问题,以及金融业的“从现实走向空虚”、“投机倒把”、“自我循环”、“自我娱乐”等话题。

从经历了最早的企业融资困难和大量破产的长三角地区来看,于学军认为风险企业存在三个共同问题:第一,在前一个经济繁荣时期,包括2002年至2007年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时期,以及金融危机后2009年至2011年以“4万亿元”投资为代表的大规模刺激政策时期,这些企业扩张过度,许多进入了房地产市场,甚至出现了“房地产投机”

其次,伴随着过度扩张,出现了过度负债。

在此期间,“担保圈”和“担保链”在江浙两省非常流行。企业之间的相互担保已经超过了它们的实际融资担保能力。

第三,市场环境发生了重大变化,企业的技术改造和产品研发跟不上市场需求的变化。

还有许多管理不善、严重投资错误以及巨大损失和浪费的情况。

由此,长三角地区企业生产经营出现的困难局面,传导到银行业等金融机构。因此,长江三角洲地区企业生产经营的困难局面已经转移到银行业和其他金融机构。

也正是从这一时期开始,江苏、浙江等地区爆发了大量不良资产,金融业也遭受了重大损失。

从那以后,金融风险蔓延并扩大到中西部地区,一直持续到去年下半年,当时形势似乎稳步缓解。

同时,进入2014年,人民币将再次贬值,中国对外贸易进出口将明显下降。

与此前外贸进出口的两位数长期增长相比,2014年全国增长仅为3.4%。2015年和2016年,这一数字分别下降了8%和6.8%,这是极其罕见的。

于学军表示,从20年前和20年后的比较中可以发现,每当人民币面临贬值压力时,都会伴随着资本外流,这将进一步影响流动性紧缩。此时,经济将面临下行压力,企业生产经营自然会遇到困难。

“经济衰退和企业的生产经营困难是相互关联、相辅相成的。

「展望未来,他相信每当有人民币贬值的压力、外贸困难和经济衰退加剧时,政府一般都会推出刺激经济的政策,以促进经济增长。

20年前和20年后也是如此,这也影响了货币管理。

具体来说,2014年后,随着中国外汇储备的增长开始放缓,特别是6月之后,总量也有所下降,这导致中国基本货币投放市场的方式主要是通过结汇和售汇增加外汇储备,转变为中期贷款工具、抵押贷款补充贷款、反向回购等政策工具,向市场注入流动性。

“一旦投入基本资金的渠道和方式发生变化,它们就会在社会上得到反映。

例如,2014年后,金融市场扩大,更多的钱投资于基础货币。这些资金将产生溢出效应,相当一部分将流入房地产市场。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社会上出现了一些声音和意见,如什么样的金融业正在“脱离现实走向空虚”、“投机倒把”、“自我循环”等等。

直觉的感觉是,金融市场上的资金量在不断增加,而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却难以解决。

于学军认为,不是资本无法到达实体经济,而是难以进入制造企业,更多的资金流入了房地产市场、地方政府平台、基础设施投资项目等。

关键问题是,“你如何看待信贷资金集中的三个主要领域,以及它们是否属于实体经济?”此外,从真实企业的实际融资情况来看,真实效益好、信誉高的企业有多种融资渠道和方式,“脱媒”现象极为普遍。

许多高质量的企业甚至根本不缺乏资金。为了贷款给这些企业,它们仍然需要“解决关键问题”和降低利率。

然而,由于效率低下和信用状况差,缺乏资金和急需贷款的企业往往对银行有非常严格的风险控制要求。

以地方政府融资为例。尽管许多地区确实负债累累,但各种金融机构仍蜂拥而至。

因为有政府信用作为担保,而且地方政府有更多的资源,其控制风险和移动的能力空比普通企业大得多。

此外,当今企业的融资需求更加丰富、复杂和多样化,需求结构也大大扩展。

除了贷款,还有股权融资、债券、基金、信托、租赁、保理和其他融资需求。术语结构也发生了很大变化,涉及国内和海外需求。

这就要求金融业的供给结构也必须得到丰富和完善,以满足不断变化和日益多样化的融资需求。

“需求结构的变化可能来得太快,以致金融业可能无法完全适应和满足这种变化的速度。

这也是问题的一个重要原因。

”他说。

因此,于学军说,融资是企业发展的永恒主题,但不同国家和不同时期的情况并不完全相同。

要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应该跳出“以财论财”的思维定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