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举行总统依法决定的全民公决

公民投票是现代民主国家全民行使公民投票权利的具体体现。涉及国家主权、命运和全体人民利益的重大问题将由全民公决决定。

在法国,公民投票是该国最高的决策方法。《宪法》明确规定,是否举行全民投票由总统依法决定。

在西方民主国家,公民投票是公民投票,是人民政治自治的最积极表现。

公民投票有两种:一种是立法公民投票。对于任何改变制度现状或对民生至关重要的法案,执政当局或一定数量或以上的社会团体将举行全民投票,决定是否需要全民决定。另一个是修改宪法的全民公决。议会将通过修正案,政府将举行全民公决来决定。

然而,在法国,总统可以选择修改宪法,由总统直接提交公民投票,或者召集参议院和众议院的联合会。如果两院议员的票数超过有效票数的五分之三,他们将获得通过。

欧洲政治经济学研究所(ESCP-欧大理事会)法学教授菲利普·尼莫(PhilippeNemo)指出,民主的真正含义在于人民是国家的主人,主宰国家的命运。全民公决是人民直接参与政治和表达对国家看法的机会。

公民投票可以是建设性的,关于国家发展的重大决定提交给人民公民投票。

全民投票也可被视为人民在政治进程中行使否决权,对政府和议会通过全民投票推动的重大问题实施刹车,或推迟改变现状。

抵运指出,法国早在200年前就举行了第一次公民投票,在拿破仑时代举行了四次。

战后,戴高乐于1945年10月举行全民公决,重新确立民主宪政的合法性,为法国现代民主制度奠定基础。

1958年,制定了新宪法,并举行了全民公决,以建立第五个共和国来取代第四个共和国。

然而,在1958年之前,法国从未举行过立法公民投票。国家主权的行使完全通过议会制度进行。除了修改宪法,人民没有机会直接参与政治。

在《第五共和国宪法》建立之前,根据第3条,国家主权属于所有公民,可以通过议会和公民投票行使。

法治国家的每一步行动都需要法律的来源,公民投票也是如此。

《第五共和国宪法》规定,举行全民投票有一定的范围。除了政府根据推进政策的需要要求举行全民投票之外,政府还必须就领土的划分、增减或与其他国家的领土交换征求全体人民的意见。

然而,戴高乐打破了这一原则,直接投票给总统,而没有修改宪法。

当时曾引起一连串的事故,国会在野党提出不信任案企图倒阁,戴高乐一气之下,解散国会改选。那时,发生了一系列事故。国会中的反对党提出了推翻内阁的不信任动议。戴高乐非常愤怒,解散议会进行连任。

他认为,公民投票是行使“公共自由”的具体表现,可以干涉政府行政的任何范围。

甚至宪法委员会也无权拿起关于国家主权的法案。

法国举行全民公决。在形式上,政府应该准备公民投票的内容,公民投票将由国会两院通过。总统将被邀请以法案的形式举行公民投票。

通常,如果总统在议会中占多数,总统可以自愿向政府提交全民投票的内容,并成为总统发起的全民投票。

如果出现左右共治的情况,总统的行动空将会减少,政府提交的全民公决的内容无法掌握,否决权可能会被用来阻止全民公决就违反自己一方的法案提交。

自法兰西第五共和国成立以来的45年中,根据《宪法》第11条共举行了8次全民投票,政府要求总统举行所有这些投票。关于购买公共权力的彩票中有六张总是显示出等待票的行使:给予阿尔及利亚自治,批准《关于阿尔及利亚独立的阿维翁协议》,直接选举总统,建立地方自治区,改革参议院组织,自治新加里多,以及将总统任期从七年缩短到五年。

另外两个是批准英国加入欧洲共同体和欧盟条约。

戴高乐于1969年提议全民公决,但遭到公民拒绝,并辞职下台。

在分析了法国公投的历史和现实背景后,拉莫斯还对台湾政府和国家酝酿的公投进行了分析。

他认为,虽然引用法律来源作为举行全民投票的依据是恰当的,但这并不是绝对的,因为国家主权由人民主导,全民投票是对自决权的直接行使,其裁决内容被视为宪法力量。

然而,举行全民投票将降低议会作用的重要性。因此,许多法国学者不主张频繁诉诸公投,以免造成正反两个民族对日本的深刻抵抗,破坏社会群体的团结与和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