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末,财政部要求地方政府对违反西部省区规定发行债券或成为风险聚集地负责。

■年底,财政部记者张志石再次发表措辞强硬的文章,要求地方政府对非法借贷负责。

2017年12月27日至28日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再次明确指出,要加强地方政府债务管理,初步形成地方政府债务监督管理体系和风险防控体系框架,增强金融可持续性。

为了防范和化解重大风险,关键是有效防范和控制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坚决制止非法融资担保行为,严禁以政府投资基金、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政府购买服务等名义变相借款。

尽管自2017年初以来,财政部不止一次批评地方政府,但它一再禁止非法借贷。

2017年12月22日,财政部向公众宣布,江苏省和贵州省最近核实了地方政府的一系列非法债务担保问题。除责令限期整改外,71名责任人也受到不同程度的处罚。

近日,国家审计署网站发布了财政部关于坚决制止地方政府违规借款遏制隐性债务增长的报告(以下简称报告),这不仅首次揭示了地方政府违规借款的四大原因,更重要的是,报告明确指出要稳步化解隐性债务存量。 坚持中央不援助的原则,实现“谁有孩子”的原则,坚决消除地方政府“买单”的“错觉”,坚决消除金融机构认为政府会走底线的“错觉”。

“中央政府已经明确表示,它不会为地方政府垫底。这个信号非常重要,可以极大地抑制地方政府非法借贷的冲动。

”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顾胜祖说。

事实上,地方政府债务问题是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的重要组成部分。

刚刚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指出,在保持积极财政政策导向的前提下,加强地方政府债务管理将是2018年经济工作的一项重要任务。

“有许多主体对地方隐性债务问题负有责任,包括地方政府和金融机构。地方债务改革要想让全社会达成共识,就需要多个部门共同管理。

”上海财经大学公共政策与治理研究所副所长郑春荣说。

这不是财政部第一次严厉批评地方政府。

2017年1月初,财政部分别致函内蒙古自治区、河南省、重庆市、四川省等地方政府,以及商务部和银监会两部委,要求部分县市对其非法借贷和担保行为负责,并依法处理单个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违法行为。 “要求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预算法》的有关规定严肃追究和处理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并在2月3日前将处理结果反馈财政部。

多次点名却屡禁不止,个别地方政府通过融资平台公司等方式违法违规或变相举债,已经成为极大的隐患,风险不容忽视。几次点名被禁止,一些地方政府违反法律法规或通过融资平台公司变相借款,已成为一大隐患,风险不容忽视。

报告显示,一些地方党政领导干部对自己的政绩有不正确的看法。

在一些地方,过度借贷被用来获得“政治成果”,这超出了财政资源,导致无序的建筑借贷。一些地方和部门对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检查不严,债务融资建设项目现金流评估不足,对项目市场前景和经济效益估计不科学,对地方政府还款能力考虑不足,存在潜在风险。

早在2014年,国务院就发布了《国务院关于加强地方政府债务管理的意见》(43号文件),规定地方政府不能再通过融资平台借款。

换句话说,在此之后,地方融资平台的所有新债务不再属于政府债务,地方政府也不再承担偿还或救助的责任。

然而,2015年后,许多地方政府继续通过融资平台借款。

在刚性支付下,债务违约风险在很大程度上被忽视了。

不可否认,一些金融机构在这方面发挥了作用。

报告指出,一些金融机构认为地方政府不会破产或不敢破产。他们有一种进入金融体系底部的“幻觉”。此外,政府支持项目融资规模大,利率弹性小,很容易迅速提高单位的经营业绩和个人业绩。结果,他们蜂拥而至,导致未能按照市场化原则严格评估政府支持项目的风险,放松风险控制要求,大量非法融资。

此外,非标准公私合作项目、政府投融资基金和政府采购服务也是变相借贷的深水领域。

据了解,一些地方政府的资金来源过于单一,同时他们的政治成就也面临巨大压力。财政资源和确保增长的任务不匹配。这是导致地方政府违反法律法规频繁借款的历史因素。

该报告认为,地方政府监管债务融资的“前门”应该打开,而“后门”应该堵住。一些地方政府继续通过融资平台公司、公私伙伴关系、政府投资基金、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非法或变相借钱,应受到严惩。此外,应通过研究和引入终身问责和反向问责制度,建立地方债务风险管理的“整条链”。

“从根本上看,地方债务风险需要培育和完善地方政府的自律机制。

我们不仅必须严格依法行事,而且还必须确保违法者受到起诉。

没有一个真正有约束力的体系的支持,指望地方政府加强道德约束是不现实的。

”郑春荣指出。

风险防范不容忽视。地方债务问题作为风险防范的重要组成部分,已经引起了中央政府的关注。

2017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风险防范列为三大挑战之一。

目前,高地方债务问题越来越严重。

2017年7月,首席财务官明确将地方债务列为中国经济发展需要警惕的五大“灰犀牛”之一。

此外,国家审计署和财政部也一再向地方政府通报非法借款的情况。

据了解,地方政府的投资大多偏向于铁路、公路和机场等大型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以及农村水、电和公路等民生项目和基础设施项目,财务回报普遍较低。

业内人士指出,地方债务问题是欠发达地区的债务/国内生产总值比率较高,但这些地区的偿债能力较弱。

“特别是在西部省份,固定资产投资超过国内生产总值的现象很普遍,尤其是在西北地区,大量的债券投资和固定资产投资。

经过20多年的密集转移支付,预期回报率实际上是很成问题的。

在这种情况下,地方债务市场可能需要更多地关注西部省份。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所研究员梅新宇说。

从长远来看,遏制地方政府借钱和投资的冲动将有助于降低城市投资的系统性风险。

报告称,财政部将建立市场化、法治化的债务违约处置机制,依法分担债权人和债务人的风险,及时有效地防止违约风险的扩散。

事实上,2017年,对地方债券的监管将变得更加严格。

今年7月,全国财政工作会议明确指出,地方党委和政府官员要树立正确的政绩观,严格控制地方政府债务的增长,让他们对生活负责,责任追究到底。

这完全符合财政部防范和化解地方债务风险的思路。

其次,财政部将坚决遏制隐性债务的增加,控制新项目融资的金融“大门”。

加强中央企业债务融资控制,禁止地方政府变相非法借款;积极稳妥解决存量隐性债务。

坚持中央政府不提供援助的原则,坚决消除地方政府认为中央政府会“买单”的“幻觉”,坚决消除金融机构认为政府会垫底的“幻觉”。为地方政府监管债务融资打开“大门”;稳步推进融资平台公司市场化转型;完善监督问责机制,将研究引入地方债务终身问责、倒置问责制度,坚决查处问责违法行为;建立和完善长效管理机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