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洁莲:天地古今辞党(下)

根据撤军网站的最新统计数据,超过20万人已经宣布从朝鲜及其附属组织撤军。最近,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人在退出网站上宣布退出小型日本组织,一天之内就有20,000多人(团)辞职。

辞职人数的急剧增加也促使更多中国人认真思考或采取行动。

记者辛飞采访了现居美国的张洁莲先生。

张洁莲先生从各种角度阐述了退出党的重要性,如神的警告、古代预言、天文现象和时事。他认为退党是一种自救和救国的行为。每个人都应该对自己的生活和未来负责。这是人类正义和朝鲜邪恶灵魂在精神层面上的一场决定性战斗。从更深的角度来看,有一个因素打破了朝鲜的邪教情结,不能掉以轻心。

记者:在这样一个关键时刻,你认为中国和中国人民的出路和未来是什么?张洁莲:事实上,总而言之,出路在于与朝鲜的关系安排,这决定了中国和中国人民的出路。

具体来说,出路是摆脱朝鲜的邪恶灵魂。更具体地说,出路是退出党,包括退出联赛和球队。

每个人在形式和内心上都与他分离,整个国家将过渡到一个没有朝鲜的社会。

朝鲜是一个囚禁人的恶魔。最害怕的是别人说出来,谈论出来,评论出来。为什么?因为当人们认出它并谈论它时,恶灵就没有地方可呆,也没有地方可玩。

当每个人都退出该党时,共产主义的邪恶精神瓦解了。

因此,你会发现小日本特别害怕这一点,所以它使用了很多禁区和词汇。互联网上至少有10,000个被禁止的单词。

通常有些领域、领域和主题是禁止讨论的。

一切都被禁止,只是因为害怕普通人。

《九评》从评价开始。《九评》的传播必然会成为老百姓讨论的话题。接下来的退党浪潮是一个前所未有的现象。

因此,自然的普通人肯定会说,这将成为朋友之间晚饭后和平时的话题。

然而,在讨论中,每个人都在不断地清理自己,因为他们在谈论积极的事情。谈论时,他们会有知识、进步,甚至不仅仅是进步,还会增加自己的痛苦经历。

因为小日本的邪恶,很容易证明这一点,每个人都深受其害,还有许多例子会被补充。

事实上,在这样一个过程中,恶灵将没有市场,它将被驱散,它将发现它的许多政策已经失败,没有人会相信它,没有人会再听它的话,党的人员将被轻视。

在这种情况下,各种变化随之而来。

我们将拭目以待。

情况将会改变,天堂会做出巧妙的安排。

所以,现在有一个说法,寄希望于示威,再象89年一样,示威,现在也示威不成了,时过境迁了,要想凝聚成一种力量上街,好象也不现实,那个时候的风水天象也过了。因此,现在有一种说法,希望寄托在示威游行上。就像1989年一样,现在示威已经不可能了。时代变了。聚集力量走上街头似乎不现实。那个时代的风水现象也过去了。

然而,现在人们的特点是嘴巴锋利。他们会说会说。事实上,佛陀已经安排摧毁日本。道路太多了,根本没有必要上街。也就是说,每个人都在谈论这件事。它没有办法控制或阻止它。因此,日本最终死在了人们讨论它的餐桌上。

记者:你认为退出党的人的总体情况如何?你认为退出晚会的前景如何?有人说:你的一方在撤退,他的一方在发展?张洁莲: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退出党的人数很大,大致可以分为四类:1 .

读完《九评》后,系统内外一些自觉醒来的人感到被骗,并宣布退出党(团)。

2 .

经过这么多年的政治运动,他对朝鲜完全失去了信心。当撤退高潮到来时,他自然加入了进来。

这些人可以说是一些正义的人。

3 .

大量宗教团体,包括恐怖分子、基督徒和佛教徒。

这是理所当然的,因为朝鲜残酷地迫害东正教,并自然想切断与朝鲜邪恶势力的一切联系。

4 .

也有一些聪明人,聪明人。尽管他们对此知之甚少,但他们喜欢留下来,“宁愿相信自己拥有的,也不愿相信自己没有的”,并退出该党以确保和平。这也是一大群人。他仍然是一个考虑自己未来利益的人。

这四个部分将相互影响,也是相互作用的。

九平传播得越广,醒来的人就越多。

此外,这种势头和积极的气氛正在帮助更多的人克服恐惧,变得更加清醒。

随着朝鲜继续犯罪,我们最近看到,朝鲜的许多做法只是非人化,欺骗弱势群体,压制请愿者,以及处理赵紫阳的葬礼。随着这些做法不断暴露,越来越多的人对朝鲜失去信心。

这群人也在增长。

据说一些专家认为有数百万到数千万人对朝鲜完全失望。

一些宗教团体,如恐怖分子,在镇压前有1亿人口。据说他们中有三分之一是党(团)的成员,也就是说,有几千万人在等着退休,已经在撤退了。

我还看到一份报告说,许多人没有互联网接入,也不知道一些信息。他们可以张贴他退出党的声明,在适当的场合张贴,或使用假名。

就目前而言,它也可能是有效的。

还有一些人,智者和智者,他们在中国有更好的群众基础。

因为对中国人来说,善与恶是最广为人知的概念。

因此,当他们看到这样的退党浪潮,当他们看到不断发布的声明时,他们的内心必然会想这是否是来自朝鲜的报复。

这群人将会有更大的增长。

因此,这四组人不断地相互交流和促进。

同样,朝鲜的死亡和退出该党的浪潮相互呼应。这就像用两条腿走路。越多的人退出该党,朝鲜的死亡就越紧迫。由于朝鲜的危机,该党的生活越危急,越多的人将退出该党。

起初它在走,然后它在跑。这是一个加速的过程。

雪崩是这样的。

这种势头及其在那边的发展有什么用?最后,它真的走得太远了。这只会适得其反。每个人都知道它是有罪的,害怕的,必须在它渴望补充军队之前完成。在这种情况下,所有被骗进连刚的人都会退出。

这次退党的浪潮真是史无前例。现在已经超过20万了。它刚刚开始,就像历史的车轮。它刚刚开始。

目前的25万人是前所未有的,但这实际上才刚刚开始。

以下发展真是史无前例!它不仅是人类,而且是宇宙中前所未有的。它会发生的。

从任何角度来看,退出该党都是令人震惊的。这对人类来说是一个伟大的事件,也是一个神奇的事件。

例如,任何曾经见过世界上任何主要媒体每天处理数万或数十万封信件和电话的人都必须表达自己的愿望。

这是人类新闻史上一个不可能的想象,从来没有出现过。

记者:有些人提到了“过去几天的混乱”。刚才你也从各个方面进行了解释。在中国大陆,似乎仍有一个非常突出的现象,那就是日本的小贪官带着巨款逃走了。你对这个现象有什么想法吗?与当前时刻有什么关系?张洁莲:在朝鲜,贪官外逃是一个巨大的现象,就像老鼠的活动一样。

在地震等重大灾难到来之前,老鼠和动物有最灵敏的嗅觉。腐败官员有各种各样的关系。这就是为什么他会贪婪。在使用这些资源获取信息之前,他拥有权力并知道很多信息。

与此同时,他也真正了解中国的真实情况,所以大量贪官外逃,资本外流。

这不是他想住在国外的问题。他真的知道朝鲜会死。他是拯救自己生命的最后一枪。

从这个角度来看,还有一个有趣的观点认为,这些腐败官员已经在朝鲜教育系统中混了这么多年,但并没有完全丧失人性。也就是说,他仍然为他的孩子和后代找到了一条好的出路。他不想他的家人一起受苦。

当然,他没有以正确的方式做这件事。他用了从贪婪中得到的钱。

然而,我们也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他的心态,以及一点人性。

从这个角度来看,虽然普通人不能走开,但我们必须关心我们的家庭和子孙后代。为了我们的未来,我们可以通过就地退党来维持和平。

腐败官员逃离并采取了这样的行动来挽救他们的生命,但事实上,如果他们不退出政党,他们就无法挽救他们的生命。真正挽救他们生命的唯一方法是退出聚会。

如果你的生命得不到拯救,你的那一点点钱将会化为乌有。

记者:一些朝鲜人有既得利益。他们认为党内条件很好。退党将影响他们的实际利益、晋升、财富等。

张洁莲:即使制度中有既得利益者,他们也绝不是多数。此外,专家学者指出了朝鲜的现状和中国的发展。你只需要看看那些真正了解中国内幕的人,那些真正了解中国具体情况的人和那些了解真实情况的人,他们的真实想法就会被理解。

我们可以从退出该党的声明中看到其中一些人。我看到一名中央高级官员宣布退出该党。他说:“我是一名高级中央官员。我在20世纪20年代参加了革命,经历了所有以前的政治运动。我知道许多秘密,很难讲。但我知道的越多,他对朝鲜就越绝望。因此,他委托他的孩子们帮助他退出党。

还有一位80岁和50岁的党员说,国民党没有做,我们朝鲜做了。朝鲜做了它不让人民做的所有坏事。

可以看出,他越了解内幕,他就越绝望。

这不是利益可以通过的事情。

当然,也有一些人重视权力的利益。例如,有两类人不关心或无意退出党,甚至是抵制。

他们中的一部分是顽固的朝鲜党员或土匪,他们凭借自己的力量一路走到了黑人面前。这些人肯定会受到惩罚。他们愿意和朝鲜一起埋葬注定是一个恶棍。这是他们不幸的命运。

此外,还有一些人拥有表面的既得利益,包括腐败官员,他们拥有房屋、官位、利益等方面,并在朝鲜权力保护伞下获得了一些利益。

这些人可能担心退出政党会失去这些好处。我还将举南亚海啸为例。

南亚海啸到来之前,人们正在晒太阳,欣赏海滩上美丽的风景。海啸前的潮起潮落也带来了一些有趣的现象,比如捡鱼、贝壳、水等等。这些都是好处。

然而,当海啸来临,人们被冲走时,好处是短暂的,什么也没有留下。

兴趣包括各种各样的兴趣,眼前的兴趣,长远的兴趣和生活的基本兴趣,所以我希望他们能深入思考这些事情。

不管有多少好处,它们都可能在一瞬间消失。

因此,保护他的切身利益是非常必要的,即打着假名退出党,悄悄地安排后方路线。他真是个奸商。这种安排难道不是他应该考虑的利益的一部分吗?这与他的切身利益没有冲突。这既是建议也是忠告。

记者:一些党的高级官员认为退党的形式有些过激。他们希望平稳过渡。

然而,一些评论人士指出,退党是一种明智而实用的方法,既发自内心又有效,不会造成社会动荡,而且可以在不使用武力的情况下彻底解决朝鲜问题。

你认为这个问题怎么样?张洁莲:退党实际上是一个在热烈的谈话中更新一切的过程。如果一个人退出该党,他将不会和朝鲜有同样的想法。即使他仍然要参加党的组织生活,他也不必暴露。

事实上,他们谈论的激烈程度是理解上的偏差。现在你不需要太激烈,你不需要在外面喊口号,你可以很容易地用假名退出党并解决问题。

为什么?既然你已经这样做了,你心里一定有一个知识。你的知识得到上帝的承认,上帝也对你负责。

你可以去,参加他的活动或者其他什么。如果越来越多的人退党,每个人都会成为退党的讨论和聊天室。每个人都在谈论这次撤军。我们在朝鲜的组织生活中见面并讨论这个问题。我们谈论预测及其消亡。

在这些基底细胞不断从身体上脱落的情况下,小日本就像一个人,不断萎缩和融化。

这是最平稳的过渡。

魔鬼是融化的,不是被刺的。许多人不受它的控制,它收缩并逐渐消失。

因此,你很快就会发现,像朝鲜这样规模的组织生活和活动正在讨论“九条评论”以及日本是如何灭亡和迫害人民的。

每个人都在讨论这个问题。

朝鲜的灭亡是朝鲜形式的终结,但是这个国家仍然存在,政府仍然存在。这是正常的运作,即不再有专职党委专门在工作中看报做小报告。

小日本有两个体系。一方面,它具有政府行政职能;另一方面,它也有党和政府制度。它是在政府部门的高层设置另一个职位。这个人的角色是每天读报,也就是每天理解上述精神,然后迫使职能部门落实这些精神。

因此,许多事情,如滥用权力谋取私利和用权力代替法律,已经产生。

这就是他所做的。他将报告以下趋势。上层党员将指明这一趋势的精神。他的职责是每天都这样做。

有相当多的人这样做,这符合政府部门的运作。

但是这个国家不需要这样的人。

没有它,政府职能仍然可以运作。西部单位有两个系统。

农业做好农业,科技做好科技可以啊,所以一旦朝鲜崩溃了,那就是体制崩溃了,解体了,而另一个体制在那里很顺利啊。

这并不是说朝鲜已经崩溃,应该找出里面的党员。事实并非如此。你刚刚脱下了这皮肤,这裙子,不是那条臭裙子。

那件衣服又臭又臭。你可以把它扔在一边穿上。

你还是你。

因此,正是这个问题不会引起湍流,任何其他形式都不可避免地会引起湍流。

现在这似乎是最好的解决方案。

记者:一些高级官员知道朝鲜不好,但他们希望朝鲜会出现一个开明的民主主义者。他们觉得如果留在党内,他们仍然可以做些事情。如果他们退出该党,朝鲜将不会听取他们自己的意见和建议,他们将更加无助。你怎么想呢?张洁莲:我知道退党是个人控制的事情。

有些人真的可以在自己的影响和真实姓名下退出,而另一些人则以假名退出。他可能还想做一些有用的工作,尝试这两个方面,这两个方面既可能,又不矛盾。

即使你想从朝鲜得到这样一个开明的形象,并且你帮助他做到这一点,你也必须在形式上摆脱它。

只有在这个基础上这样做,我们才能得到真正的认可,因为我们在开展这项带有标记和动物记录的工作时会遇到巨大的阻力和困难。

这不是你能想象的。有许多你不知道的困难。顶层的另一个空会给你带来困难,因为你是负责人。现在许多党员都是共产党邪恶精神的产物。有些人带着印记,在年轻时突然死去。有些人突然生病或瘫痪或什么的。

现在有许多这样的现象,许多人想知道,事实上,为什么在很大程度上,你把你的生命托付给一个邪恶的灵魂来观察和控制。这会对你的生命构成威胁吗?我说实话,信不信由你,因为你带着它的印记,是它的人,更高的生命,佛和道不能好好照顾你,所以它的消极因素管理远远大于积极因素。

许多事情不是理所当然的。你认为你在内心做这件事,但你不知道最终它对你做了什么。

但是你可以有这个愿望,这个愿望是好的,但是你必须在脱离它的前提下再做一次,这与它所控制的完全不同。

记者:有人说“九评”是为了推翻朝鲜。你认为这个问题怎么样?张洁莲先生:“九条评论”并不意味着他想做什么,也不是要领导人们推翻什么。

他只是揭示了一件事,一件事的本质,以及人们将如何去做。当他们作为一个人理解它时,他们选择这样做。离开朝鲜还是下台是人们的选择。

每个人的公正选择都会汇聚成一个大的选择,形成天意的选择,这是自然的结果。

《九评》本质上是为了救人,不想让朝鲜人民受苦。

如果你读了《九评》,你们都认为它是合理的。你被“九条评论”所说服,并觉得你谈论了你的心,从心底拯救了你的灵魂。

尤其是当揭露一个会带你下地狱的恶魔时,你自然会做出明智的选择。

脱离朝鲜或朝鲜解体是在人们对自己良心的本质有了清楚的认识之后做出的决定。这不是九评刻意要求人们做的。九条评论只会启发人们。

你做出了最好的选择,并对自己的生活负责。上帝和佛陀为你高兴。

记者:目前,也有大量恐怖分子学员退出党,所以有些人认为恐怖分子在搞政治。

你认为这个问题怎么样?与此同时,我们还看到,恐怖主义受训人员不仅退休,而且还说服他们周围的亲友表明他们与家人的牢固关系,并动员他们退休。

你认为这种现象怎么样?张洁莲:首先,看看什么是政治。在西方社会,“政治”是一个非常和平的词。普遍接受的基本解释是,“每个人都关心的公共事务”叫做政治。一些政治家,也就是从事公共事务的人,实际上受到人们的尊重。

然而,“政治”一词被朝鲜使用,完全被疏远了。

在中国,朝鲜将“政治”异化为“政治权力斗争”,杀戮和欺骗人民,残酷统治和恐吓。它将政治与人们的心理恐惧和恐惧紧密联系在一起。因此,“政治”一词在中国变得越来越疏远,成为一个非常不好的词。事实上,这是一个被共产主义变异的词。在中国人的心目中,“政治”也成了一个不好的词,所以有这样的担忧。

我们必须区分朝鲜所谓的“政治”和西方社会普遍谈论的“政治”。

就朝鲜而言,“政治”的邪恶是由该党造成的。因此,它与党密切相关。政治丑陋与党的罪行密切相关,是他的特权和专利。

我看到一名恐怖分子学生写的退出党的声明。他说:“我退出朝鲜是为了逃避政治。

他认为朝鲜和朝鲜的政治是肮脏的。他退出该党只是为了逃避政治,不与朝鲜有任何联系。

这非常简单、清楚,并且切中要害地说明了这种关系。

从这个角度来看,大量恐怖分子学生入党也是一种自然现象。

与此同时,我们也看到恐怖分子学生将说服他们的亲戚朋友退出党。

为什么会这样?事实上,恐怖分子正在练习。

在中国练习,普通人现在可能不熟悉。

例如,这实际上是一个耕作的故事。他讲述了比利时突尼斯的一个男人的故事,他通过5比2彩票的培养获得了真正的经文。在《西游记》中,我们会看到孙武空斩妖除魔。有一个故事,国王在一个黑鸡国家被一个怪物杀死。怪物假装成国王来压迫人民。孙武空到达那里后,我看穿了怪物。起初,即使是国王的王子也不相信孙武空。后来,当孙武空消灭了怪物并使国王复活时,全国人民都非常高兴和感激。他们都开始知道孙武空做了一件大好事。

不管是谁读了这个故事,不管是那个时候的人还是我们现在的人,谁会说孙武空在从事政治,并且正在夺取国王的权力,每个人都不会去想它。

开业医生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从业者对世界的看法不同于一般世界。修行者同情地看着这个世界,看到善与恶,看到当灾难来临时,邪恶的东西正在控制、压迫甚至毁灭人们。当它带人们下地狱时,它不是他的心,它是仁慈的,它是帮助人们解决他们的问题。

因此,恐怖分子受训者现在敦促他们的家人、亲戚和朋友说出真相,这也是对人们的一种同情,也是帮助世界摆脱困境的一种方式。

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它与政治大相径庭。

将来,世界上可能会有一个美好的社会和美好的生活。朝鲜死后,人类肯定会有好的一面,世界会尽可能地享受它。那是因为每个人都听从警告和好话来得到属于这个世界的祝福。

记者:一位朋友告诉我,西方媒体不相信这种迅速退党的热潮。

你认为西方社会会如何看待这一现象?张洁莲:西方媒体,因为他们相对落后,对中国的情况了解不多,突然听到一些消息,所以很多人退出了党,这本能地产生了一种怀疑,怀疑数据的真实性。

这是因为它没有深入渗透。一旦深入,他就能看到真实情况。

熟悉情况的人说,现在确实每天都在处理。许多人都在尽他们的职责去帮助别人,而不是每天都去处理。因此,他们暂时要求每个人都可以公开张贴,并在世界各地设立退党服务中心。

当西方媒体进入并深入了解这一情况时,当他们看到这种情况时,真实陈述的内容一个接一个地不同,每一个内容都不一样,无论是血与泪的历史还是感情,这些都是无法弥补的。西方媒体会感到震惊,但它只需要一个理解的过程。

他现在才刚刚开始了解和关注它。据我所知,西方媒体已经开始报道此事。没必要担心。

我认为这是一个过程。接受新事物有一个过程。

就像党的退出开始时一样,人数和增长速度没有现在那么惊人。目前的发展是出乎意料的,但也是合理的。我们有一个了解自己的过程。

我认为这件事肯定会在西方引起很大的震动。

朝鲜的彻底解体一直是西方的梦想,也是它的头条事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