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收负担全球最大财政赤字超过美国

2016年,北京的NPC和CPPCC会议将围绕同一主题举行。代表们不敢触及该国根深蒂固的问题。各种琐碎的事情都会被提上议事日程,以表明这个国家处于和平状态。我们也在考虑国家事务。

政府和公众都担心财政赤字,这也让NPC和CPPCC会议的担忧变成了信心。扩大赤字不仅是合理和有益的,而且预测赤字将迅速上升空。

在“三看四跑五会”上,中国财政板块的规模是最重要的。财政部长楼继伟透露了三个要点。首先,国家财政赤字从去年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3%增加到今年的3%。原因是适当提高赤字率来支撑经济也可以实现中高速增长,防止经济大幅下滑。

第二是债务。

中国政府债务目前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0%,其中中央政府债务约为11万亿元,债务为空;然而,地方政府直接负责偿还的16万亿债务需要得到控制。

第三,税收改革计划将很快出台。在新制度下,抵押贷款利息、教育和育儿费用可以免税。

这三个项目都与金融有关。中国的财政赤字主要来自借款,主要是国内债务。当然,个人所得税改革不是为了减轻中国人的个人税收负担,而是为了扩大新的税基。

财政部长卢为了安抚人民,当然想说中国的债务保持着黄金原则,用于资产而不是食物。似乎他最近在G20峰会上所说的面对财政悬崖是其他国家的事情,与中国无关。

关于财政赤字,除了财政部长的安抚之外,许多专家已经证明了必要性和合理性。他们认为,改革开放以来,虽然中国连续几年基本上出现财政赤字,但在总结调控经验的同时,赤字安排也变得更加成熟。2015年赤字率(赤字规模与年国内生产总值之比)为2.3%-2.7%,明显处于富源彩票网的安全区域。

尽管2016年可能会高出3%,但没必要担心。早在今年2月,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音)就发表了一份题为“赤字率,这可以大大改善中国的金融状况”的研究报告。他说,通过对中国政府债务比率计算的研究,中国的财政赤字比率可能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提高到4%甚至更高。

随着党内媒体对党的命名和减少大量不必要的噪音,今年NPC和CPPCC会议内外的大量金融专业人士表达了相当程度的一致意见。

一种观点认为,根据中国2015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国产总值)估计,中国财政赤字比例每增加1%,就意味着政府拥有超过6700亿元的可支配财政资源,3个百分点意味着可支配财政资源增加超过2万亿元。

一些人对公众采取了防范措施:根据此前公布的数据,2015年中国财政赤字比例高于预期,升至2.3%,一些研究机构估计,这一比例已达到3.5%。

据此,2016年财政赤字目标将提高至3%至3.5%,实际上也有可能突破5%。

中国、美国和欧洲的财政收入和税收原则有什么不同?财政部部长楼继伟表示,中国财政收入仅占国内生产总值的30%左右,低于其他国家。

这不是真的,因为他用来比较的财政收入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是在宏观税收负担(仅限税收)的狭窄范围内计算出来的,并不包括政府的全部收入,而国际社会通常使用的是广泛的范围,即政府的全部收入。

中国政府收入由公共财政收入、政府基金收入、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入和社会保险基金收入四部分组成。

如果我们使用广泛的范围,我们将包括所有政府收入。

中国财政收入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很高。考虑到目前福利极低的情况,中国的税收负担可能是世界上最高的。

2014年,中国媒体的生活环境没有今天那么糟糕。曾经有一次关于中国宏观税负的讨论。一些研究人员指出,2014年上半年,中国宏观税负达到44%(即财政收入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人均宏观税负达到6338元,北京、上海和天津分别以20347.8元、19192.8元和17993.5元高居榜首。

在讨论中,一些网民抱怨说,按照这个标准,他们的生活就像一个馒头和半个税。

最后,最终决定将由评论做出。中国的宏观税收负担没有那么重。

迫于压力,媒体停止了讨论。

然而,天津财经大学教授李炜光在接受凤凰财经采访时坚称,如果按照宏观税收的大范围计算,中国财政收入可能占到国内生产总值的38%以上。

中国比较常用的发达经济体主要是欧盟和美国。

欧盟主要是一个高福利国家,宏观税收负担当然非常沉重。

2015年第三季度,欧元区各国政府的财政收入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6.5%。欧元区政府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赤字率)为2.3%。

过去十年来,欧元区财政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发生了急剧变化,从2007年的0.6%升至2009年的6.8%。财政状况严重恶化,陷入债务危机。

欧洲联盟必须从2010年开始实施财政稳定政策。欧元区各国政府的财政赤字迅速下降,德国一度实现财政盈余。

欧元区总体形势也从2009年的峰值6.8%降至2015年第三季度的2.3%。

将中国与欧盟进行比较时,需要考虑的一点是,欧元区国家的社会福利水平远低于中国。即使是前社会主义国家中欧四国,福利覆盖面和水平也比中国高,基本实现了民间税收原则。

中国的财政收入基本上来自人民,由政府官员使用(社会保障和医疗福利主要覆盖党政机构)。宏观税收负担接近欧盟,这是不合理的。

2015财年,美国国家财政收入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高达36%,其中个人所得税的新增加主要针对富人。

布什政府的减税政策于2013年1月到期后,奥巴马政府出台了2013年增税计划,将最高所得税税率设定为39.6%,与克林顿政府持平。

美国收入金字塔顶端的人面临自1986年以来最高的所得税税率。

由于政府支出的扩张受到国会的严格限制,再加上对富人征税,美国财政赤字在2015财年迅速降至2.5%。

中国富人的逃税、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等社会福利覆盖面非常狭窄,但财政收入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接近美国,而财政赤字超过美国,并将继续上升。无论如何,这种现象不能解释为静止空。

国民账户中的赤字与国家的兴衰有关。与欧盟和美国的国家分类账相比,谁更接近悬崖是显而易见的。

此外,欧盟主体德国经济发展势头良好,美国更为突出。这与中国实体经济不同,中国实体经济一个接一个陷入破产,银行坏账率极高。

因此,当中国政府陷入更高的财政赤字时,它不应该在许多方面表现出继续扩大财政赤字比例的合理性。应该多想想如何从赤字中支出20000多亿元来减少浪费,并尽可能地利用它来振兴工业、扩大就业和缓解民生。

如果我们在今年之前继续花钱(投入),不管结果如何(产出),即使再多几万亿美元也无法让中国经济摆脱困境。

政府的金融危机往往始于无力控制赤字。古今中外,金融危机引发政治危机的案例数不胜数。

例如,在法国大革命前夕,路易十六国王的玛丽·安托瓦内特王后因其铺张浪费而被称为玛达姆·迪菲奇(MadameDficit)。她铺张浪费,说穷人没有面包吃,为什么不吃蛋糕(后来被证明是捏造的),成为革命的导火索之一。

欧盟因违反《马斯特里赫特条约》与《稳定与增长公约》规定的财政政策基本规则深陷债务泥潭;美国因伊位克战争而债台高筑,都曾为中国媒体及专业人士在媒体上大加嘲笑,没想到十年过去,财政赤字之冠轮到中国,当真应了那句话:谁笑到最后,才是赢家。欧盟因违反《马斯特里赫特条约》和《稳定与增长公约》规定的基本财政政策规则而深陷债务泥潭。由于伊拉克战争,美国负债累累,并遭到中国媒体和专业人士的嘲笑。出人意料的是,在过去十年里,中国一直是财政赤字的赢家。它确实回答了这句话:谁笑到最后才是赢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