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郎咸平家族和快鹿的秘密:共同控制上市公司

腾讯财经棱镜网(Tencent Finance)的一项调查发现,事实上,郎家和快鹿的合作不仅仅局限于平台和代言等“空洞的工作,在股权、管理和业务方面也有很多联系。

功夫电影《ip man 3》的假票房引发了一系列关于快鹿集团资本运营的问题后,不断有报道称其P2P平台在兑现方面遇到困难。

3月底,快鹿集团的关联公司金鹿利星和同一天的财富银行相继透露,他们未能按期付款。

4月8日,快鹿旗下的东虹桥金融在线也被发现延期付款。

在快鹿危机之后,郎咸平陷入了关于快鹿平台的争议,于4月4日晚发布了一条微博,以清理与快鹿的关系。

郎咸平在微博上发表声明称,他从未在任何公司(包括快鹿集团)任职,也没有认可任何金融机构的产品。

同时,他说:我儿子在上海从事金融工作,所以他们与上海的金融公司有正常的业务往来是很自然的,但是所有的交易都是按照国家的法律法规进行的。他们从未参与过快鹿集团旗下的陆金金融和其他P2P平台的任何业务。

腾讯财经棱镜网(Tencent Finance)的一项调查发现,事实上,郎家和快鹿的合作不仅仅局限于平台和代言,在股权、管理和业务方面也有很多联系。

一方面,郎氏家族的公司与快鹿有直接的股权关系;另一方面,通过有争议的言论而广受欢迎的郎咸平及其家人的财务布局,也与快鹿(Fast Deer)有着密切的业务合作。

郎咸平兄弟的互联网金融布局:在他们与快鹿集团进行商业交易之前,郎咸平和快鹿集团确实有很多互动。

《现代工商》杂志2010年采访《快鹿》董事长石健翔时表示,石健翔已经邀请郎咸平担任担保公司的独立董事。

当时,由快鹿投资集团赞助的东虹桥担保公司仍处于规划阶段。

六年后,注册资本5亿元的东虹桥担保成立,郎咸平是公司的战略合作伙伴。

根据上海交通大学官方网站上发布的时事通讯,郎世伟和郎世杰是郎咸平的兄弟和孩子。

郎咸平长子郎世伟曾在中化、浙汇金融、高汉芯豪和韩浩投资等许多公司担任高管。这些公司的高管或股东有许多交集。

这些公司还与许多商业部门有直接或间接的业务联系。

郎世玮在2008年涉足汽车改装品国际贸易领域,在创业折戟后,他创办了财富管理公司郎基金,这是《中国青年报》创业周刊2015年底一篇重点描述郎世玮创业历程的文章中所透露的信息。郎世伟于2008年涉足汽车改装产品国际贸易领域。生意失败后,他创办了财富管理公司朗基金。这是《中国青年报商业周刊》2015年底一篇聚焦郎世伟商业史的文章中披露的信息。

朗基金是上海高涵新浩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另一个名称;郎世伟是公司的总裁。

高汉芯浩(朗基金)也是浙汇金融的股东之一。该互联网金融信息中介平台的股东还包括自然人郭虹、中国少数民族经济文化发展公司(CMEC)和上海何英华奥艺术有限公司

高汉芯豪与上海郝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关系密切,该公司也在上海注册。

持有特定模式朗基金商标权的高汉芯豪,拥有一个自然人股东,名为游军,该名称也出现在上海郝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前股东名单上,尽管游军在2015年2月的变动中不再担任郝汉投资股东。

据郝汉投资的官方介绍,郎世伟是公司董事长,郎咸平和郎世杰是公司领导,但具体职位不详。

同样,郝汉投资也有几个带有特定词语的商标,包括廊坊基金会、朗基金、朗实味和郎咸平。

根据郝汉投资的官方网站信息,该公司涉足国际贸易、互联网金融和小额贷款等多个领域。

此外,朗基金还与HNA东方银行期货公司合作发行固定收益产品朗基金价值投资第一资产管理计划,投资二级市场。该产品被浙汇金融用作投资顾问,在浙汇金融平台上销售,相当于浙汇金融为其股东的资产管理产品筹集资金。

哲汇金融与朗基金有许多交集,与快鹿集团有着密切的合作关系。

2014年,浙汇金融的互联网金融平台——河派贷款(Hepai Loan)与快鹿集团所有者赞助的东虹桥担保签署了合作协议。由快鹿(Fast Deer)牵头的担保公司,为Hepai Loan推荐的贷款产品向贷款借款人提供本金和利息担保。

值得注意的是,浙汇金融平台还销售了上海香港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发行的多种固定收益产品

工商数据显示,香港资产管理公司的机构股东为龙鹏实业,而龙鹏实业的股东为郭虹和中化筹集资金,这也相当于浙汇金融为其股东关联方的资产管理产品筹集资金。

此外,根据浙汇金融公司的大事记,该公司将于2014年与新生店达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新生盛典此前由快鹿集团和芝罘实业控股。通过一系列操作,它随后被施杰朗控制。

芝罘实业董事长王国锋目前担任新生店董事长,并将与郎咸平携手出席2016年初上海如虹慈善基金会的启动仪式。

由于此次启动仪式也是中国黄金集团2016年年会,因此可以说是郎咸平为儿子担任高管的平台。

除了掌握郎咸平基金,据《中国青年报》商业周刊报道,郎咸平作为郎咸平基金的创始人进入中国。

在中国金创,郎世伟是公司总裁,郎基金的另一位股东郭虹是中国金国创的执行副总裁。

值得注意的是,CCGC董事长是上海交通大学EMBA学位获得者张金如,同时也是上海东虹桥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东虹桥黄金控制中心是快鹿集团的子公司。

根据招聘通知,东虹桥金控表示,它与快鹿有着相同的血脉,并拥有丰富的内部信息。然而,在另一个著名的招聘网站上,东虹桥金控拒绝了这一含糊的表述,直接称其属于上海快鹿投资集团公司。

东虹桥黄金控制中心于2015年10月更名为中海投资控制中心。

此外,棱镜从郎咸平的二儿子施杰朗那里获得了一张名片,表明他的职位是上海运通投资集团副总裁。

电话连接系统提供的信息显示,名片留下的固定线路被东虹桥担保公司使用,但前台工作人员告诉棱镜,该公司并未被命名为世杰朗的员工。

郎氏家族和快鹿集团共同控制着中国香港的一家上市公司。除了与快鹿集团有着密切的合作关系之外,郎咸平次子施杰朗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上海友盛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与快鹿旗下的公司也有着实质性的贸易关系。

据HKEx信息,大中华金融(47.02)的控股股东是约瑟夫·史贾朗(JosephShieJayLang),他持有公司47.02%的股份,与史贾朗在上海友盛投资注册时的股东姓名相同。

该公司背后的资本运营揭示了世杰朗和快鹿之间的密切关系。

大中华区金融于2014年11月21日宣布收购东方信托有限公司(OrientalCreditHoldingsLimited),这是一家在开曼注册的有限公司,其主要资产为上海新生店。

根据交易公告,新的盛大仪式随后由两个股东举行,即快鹿和智丰实业,分别占83.13%和16.87%。

然而,通过可变股权实体合同,新盛典的实际控制权和受益者全部变更为上海友盛投资。

据大中华区金融公司宣布,28岁的施杰朗在2015年被聘为非执行董事,他是一名美国企业家。他是上海友盛的创始人、董事兼首席执行官,负责管理整体业务运营和发展。

公告称,上海友盛投资将为新盛典提供独家管理咨询服务,包括制定适当的当铺业务模式、经营政策和营销计划,以及提供市场信息和客户信息,而上海新盛典将同意向上海友盛投资咨询支付其税前利润作为服务费。

上海友盛投资是东方信贷(开曼)通过多股权结构的全资子公司。后者由毛奇投资、平等合伙人投资控股、时嘉控股和亚洲投资四家公司持有,持股比例分别为40%、15%、39%和6%。

前三名股东都是施杰朗100%拥有的离岸公司。

当时,大中华金融以1.5亿港元收购东方信贷(开曼),并通过向卖方发行可转换债券进行支付,相关股份占已发行股本的41.69%。

因此,大中华区金融也出售了其外壳,并将其控股权转让给世界朗。

记者无法联系到棱镜网,请施杰朗置评。

交易完成后不久,上述亚洲投资的创始人和控股股东陈宁迪被任命为大中华区金融的非执行董事。

Asiabiz是一家私募股权公司。

陈宁迪的加入给大中华金融带来了另一笔交易,即在收购当天收购金融45%的股份。

根据大中华金融2015年4月15日发布的公告,大中华金融以2.73亿港元的价格通过可转换债券支付收购了当日金融45%的股权。

据HKEx消息,当日金融的股东包括三方,即持有65.8%股份的邵永华、当日金融的创始人和董事长。持有28.2%股份的朱文静是当天的财务主管。和持有6%股份的亚洲企业。

那一天,金融与快鹿集团关系密切。

根据工商数据,2014年财务成立时,最初的股东是由迅鹿集团、当日资产、邵永华和另外两名自然人股东成立的。从那以后,股东们经历了许多股权变化。

邵永华也是快速鹿集团子公司上海长宁东虹桥小额信贷有限公司的董事。

外界一直认为当天的融资是快鹿的融资来源之一。

在“ip man 3”项目中,ip man 3的独家产品在同一天售出,7种产品共筹集350万元。

收购当日交易后,大中华金融最大股东施杰朗间接成为当日金融股东之一,而当日金融最大股东邵永华也成为大中华金融股东之一,持股比例为16.65%。

交易完成后,邵永华成为大中华区财务委员会主席。

然而,3月18日,大中华区金融突然宣布,邵永华已经辞去董事兼董事会主席的职务,决定如何基于健康原因分析彩票走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