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房价令人担忧!数以百万计的人才下象棋和打牌来发动救济战争:二线城市提供抓人

经过深思熟虑,我决定回到成都。

来自211所大学的四川实习生陈给《21世纪经济报道》的记者发了一条短信。在北京实习数月寻找工作后,他最终选择回到二线。

6月毕业季,今年将有750万大学毕业生,一线城市以北京和上海为代表的户口指标收紧,二线城市以武汉、西安和长沙为代表,则提出了留住百万大学生或者吸引百万大学生就业创业的计划。在六月的毕业季节,今年将有750万大学毕业生。以北京和上海为代表的一线城市收紧了户籍指标,而以武汉、Xi和长沙为代表的二线城市则提出了留住或吸引数百万大学生创业的计划。

上周,即6月23日,武汉呼吁支持数百万大学生留在中国创业和就业。6月29日,长沙提出在五年内吸引100万人才。Xi安省还提出了五年投资38亿元、引进100万人才的目标。

只有人才辈出的城市才有未来,二线城市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

《21世纪经济先驱报》记者对政府决策者、重点大学就业办公室和二线城市毕业生的采访发现,吸引人才的核心仍然是工业,没有工业就无法留住人才,二线城市有不少人才回流一线城市。

二线城市的优势产业吸引人才没有困难,如长沙的娱乐业,但在互联网、金融、科技等行业,二线城市仍需补上一课。

750万大学毕业生要去哪里?该市抢劫人民的政策已相继出台。

武汉出台就业政策支持数百万大学生留在中国创业后,长沙将立即出台新政策。在未来五年,它将吸引100万年轻人才在长沙创业。

今年以来,武汉、Xi和其他地方都达到了首都城市历史最低定居门槛。

除了零门槛,长沙最新的定居政策也有奖励。

除了毕业生在长沙定居的零门槛,还有租房补贴。

对长沙市新建和在职的博士、硕士、本科生等全日制大学毕业生(不含政府机关和事业单位人员),两年内每年发放1.5万元、1万元、6万元租金和生活补贴。对于首次在长沙工作和购房的毕业生,将分别给予6万元和3万元的住房补贴。

在这场掠夺人民的战争中,户籍、住房和现金补贴都是主要事件。

就常住户口而言,二线城市大学生在彩票中落户的门槛几乎为零,为17086位数。许多城市,如长沙,也为定居和租房提供补贴。Xi和武汉已经放宽了初中生定居的门槛。

在住房方面,南京出台了《人才安居乐业办法》,建议确保16万人才安居乐业,主要面向合格的大学毕业生和园区新员工。

符合条件的六类人才可分别享受五种待遇,即公共产权房、人才公寓、公共租赁住房、购房补贴和租赁补贴。

财政补贴也是亮点,杭州提供住房补贴和汽车补贴。福州市财政部门将为每位博士生拨款15万元,雇主将帮助协调和解决住房问题。

除了对毕业生和关键人才的补贴之外,它还不惜一切代价。杭州、南京和无锡对顶尖人才和团队享有高达1亿元的自主权。

北方定居地继续收紧二线城市抢劫人口。大背景是一线城市逐步收紧定居政策和新一线城市的崛起。

以北京为例。

早在2014年,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相关负责人就表示,进入北京的配额不会超过10,000人,今后将逐步收紧。

2015年,北京将引进不超过9000名新的大学毕业生,2016年这一数字只会下降,不会上升。

尽管2017年进入北京的名额尚未公布,但北京方面最新的官方立场是,北京将坚持两项严格的控制措施,一项是支持毕业生的引进,即根据新的城市总体规划,限制拟落户的名额总数。

今年,外国学生在北京定居的配额不会超过9000人。

上海也在严格控制人口。自2015年以来,流入上海的人口一直呈负增长。

然而,今年来自其他地方的非注册永久居民人数减少了13,000人。

在一线城市中,深圳是唯一吸引大量人才的城市。

自2016年上半年深圳出台81项新的人才政策以来,深圳第十区也出台了落地政策。根据宝安区的计划,最高端的优秀人才可从市、区共获得1200万元的奖金补贴,每人600万元。基础人才还可以获得医生6万元、硕士5万元、本科生3万元的房租和生活补贴。

相对于房价居高不下的北上和深入,发展较快的二线城市,即舆论所提到的新一线城市,一般包括杭州、成都、武汉、南京、青岛等城市,也是大学毕业的首选。

根据智联智联智联智联发布的调查报告,2017年应届毕业生报名新一线城市的比例与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持平,而希望在新一线城市找到工作的比例高达37.5%,高于一线城市的29.9%。

从流入数据来看,一些新的一线城市甚至更糟。杭州以11.78%的流入率成为龙头。

二线城市能留住大学生吗?《21世纪经济先驱报》记者从兰州大学发回的报道显示,在过去三年(2014-2016年),排名前四的城市一直是兰州、北京、深圳和Xi安,而广州和上海则在5到6个地方发生了变化。除了因地理因素而毗邻的兰州和Xi安,北上官深等一线城市一直是兰达人寻找工作的首选。

值得注意的是,武汉在2016年的就业选择排名有了很大提高,成为兰达人的十大就业选择。武汉也超过了成都、杭州和天津,这三个城市此前一直位居前列。

这也表明武汉已经成为新一线城市中一个相对有吸引力的地区。

据说武汉有大学城是武汉官员在商务邀请、接待和城市推广中最喜欢的词汇。也就是说,武汉有79所大学有130万大学生,是世界上大学生人数最多的大学。

但是大学生已经被转化为建设武汉的人才了吗?这是武汉许多地方学者提出的一个反问句。

武汉市人民社会保障局的数据显示,2013年和2016年分别有10.4万和15万大学生留在武汉,增幅显著。

长沙市政府的一名政策参与者在《21世纪经济导报》上告诉记者,近年来长沙对大学生的吸引力显著增加,而留住大学生的核心是工业。

例如,长沙的优势产业,媒体和娱乐业,有很高的大学生就业收入。例如,湖南卫视的收入绝不低于一线城市的电视媒体,对优秀人才极具吸引力。

二线城市能否留住人才还有待观察。

我一直在北京做网络运营商,我回到武汉加入了一家网络公司。我付不起工资。

回到二线两个月后,王芳(不是他的真名)开始感到困惑,想回到北京。

高质量的私营企业越来越少,大型互联网公司越来越少,二级求职者越来越多。

他总结道。

在过去的两年里,二线城市在吸引人才方面表现出了最大的活力。然而,在采访过程中,《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许多从二线城市回到北京的大学毕业生都集中在互联网、媒体和金融行业,在二线城市找到一个位置相对困难。

对于优秀人才来说,住房、户口和数万美元的补贴并不是关键。他们期望更多的是发展空。

王军(化名),毕业于北京大学,获得金融硕士学位,刚刚从北京搬到深圳。

在他看来,与他的家乡郑州相比,深圳有更大的发展空,深圳离中国香港很近。各个领域的教育和医疗资源与北京相比并不算太差。

此外,深圳还向他提供了一份年薪高于北京、拥有户口的金融工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