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失败与悖论失败:中美贸易战芯片版探析

(AdobeStock)中国三大芯片基地之一福建金华公司的失败命运,是观察中国高科技赶超战略成败的窗口,也是看到中美知识产权战场上硝烟四起的真相的窗口。

在一个高科技国家的竞争中,中国不正当的战略把特朗普政府踢到了铁板上。

首先,国家系统不能解决商业芯片的本地化?中美贸易战的焦点是一方侵犯知识产权,另一方试图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在许多相关案例中,芯片战可以说是最重要的战斗。

半个世纪以来,中国一直在开发芯片,但迄今为止,芯片的痛苦依然如故,而这种痛苦的根源恰恰是以其高科技研发为荣的中国国家体系。

这一体系依靠全国的科技研究力量,由政府牵头组织、分配任务和提供资金进行突破。

排除劳动力成本后获得的结果通常优先应用于军事工业,因为军事工业只需要产品可用,政府支付较高的成本。然而,在民用领域,使用国内开发的高成本技术不如购买外国技术经济可靠。

中国的芯片研发始于永川半导体研究所(现为中国电子技术集团第24研究所)。20世纪70年代,中美初中关系改善后,中国从欧美引进技术,依靠精英科学家和军事化的研发系统为两枚炸弹和一颗卫星等军事项目提供所需芯片。

然而,这样的研发体系和技术升级缓慢,难以应对快速变化的市场变化,也无法满足民间市场的巨大需求。总之,军事化的研发体系严重缺乏工业化和持续更新造血功能的能力。因此,中国核心科技在这一时期的科研水平与世界水平相差15年,而工业生产水平相差20多年。

1990年,国家计委和机电部决定实施民用市场908芯片项目。以江南无线电设备厂与电子部第24次合并成立的无锡微电子有限公司(华晶电子集团)为基础,政府投资20亿元,实施一项由研究人员和企业家精心设计并反复论证的方案,希望一举缩小中国芯片与世界先进水平的差距。

然而,在国家体制下,这个项目失败了。从项目启动到生产需要7年时间(资金批准需要2年时间,朗讯在美国引进生产线需要3年时间,工厂建立需要2年时间)。该项目1997年投产时,技术水平落后国际主流技术4 ~ 5代,当年亏损2.4亿元,成为生产落后的典型负案例。

中国的商业芯片仍然依赖于大量进口,进口价格中高昂的专利费用对中国政府和企业来说是非常痛苦的。

908芯片项目失败后,为了实现商用芯片的国产化,中国启动了国家支持的909芯片项目。结果,我们再次遇到了老问题,在芯片行业找不到突破。有些人用比喻来说,这就像试图计算时间、角度和速度。跳上并爬上高速列车车厢并不容易。

这种民用领域的国家芯片项目经常复制军用芯片研发的缺陷,即研发跟不上国际先进技术的步伐,产业化程度低,产品的大规模生产能力难以扩大。因此,成本巨大,单价昂贵。自然,这种商业芯片不受用户欢迎。

实施909芯片项目后,中国每年进口的芯片数量仍在增加。2017年,中国进口内存芯片889亿美元,比上年增长40%。

此时,中国的芯片发展已经转向一个新的方向,即通过收购外国高科技公司,专利、技术和生产线将一举获胜。或者,从外国公司挖走技术人员,引诱他们用枪避难。

第二,美国国会20年前成立了美中经济安全审查委员会(u-China Economic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观察和分析中美双边关系。

中国官方媒体今年8月1日的报道援引迈克尔(MichaelR)的话。委员会现任成员韦塞尔表示,中国已经掀起了收购国际半导体公司的热潮。对于不能独立开发的技术,他们会买他们能买的,必要时会偷。

这条路畅通吗?中国三大新芯片基地之一的福建金华公司(福建金华公司)最近的失败留下了一个花圈(近年来在美国,当福利彩票命令一名轻型司机非法驾驶时,他的汽车被毁坏,他的家人会在现场留下一个花圈哀悼死者并提醒路人)。

商业芯片中有一种非常重要的产品,即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DRAM),但中国没有这种技术。因此,中国政府将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的研发和大规模生产列为经济发展的重点项目。为此,2016-2020年经济发展规划确定了三大内存项目,即福建金华公司、合肥长新和长江仓储,清华紫光集团为主要股东。

因此,一系列与中国芯片公司有关的故事围绕着美国主要芯片制造商之一的微纳科技(MicronTechnology)展开。

首先,在政府芯片基金的支持下,图尼斯集团计划在2015年以230亿美元收购美光公司,但收购并未成功。2016年,图尼斯集团从与美光在中国台湾有业务关系的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合同制造商华亚科技挖走了五名高级工程师和经理。这五个人把公司机密传给了紫光集团。整个案件于2017年9月由中国台湾桃园地区检察官办公室调查,这五人被依法以商业间谍罪起诉。近日,图尼斯正准备以26亿美元的价格从卢森堡私募股权公司CVC Capital Partnership收购法国芯片制造商林克森(Linxens)。此次收购仍在等待法国监管机构的批准。

与图尼斯的故事相比,福建金华公司的故事在各国媒体上引起了更大的轰动,结局是金华公司在生日前过早死亡。金华引起的新闻轰动仍然与美光的技术有关。

时代周刊报道了许多关于金华公司的故事。这里只是一个简短的总结。

金华公司本身是白手起家成立的,但在中国台湾联华电子公司的技术支持和中国政府的支持下,项目一期总投资370亿元,使用了600亩土地。计划于今年9月正式投产,成为随机存取存储器(DRAM)的大型制造商。据说,工厂投产后,中国内存生产技术与国际先进水平的差距将缩短到五年。

但就在开张大吉即将到来之际,可望摘下中国第一家量产DRAM存储器桂冠的晋华公司突然停止运转,其官网上只剩下一片空白,仿佛这个政府花了几百亿投资的项目突然蒸发了。然而,就在开幕式临近之际,有望赢得中国首个大规模生产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DRAM memory)称号的金华公司突然停止运行,在其官方网站上只留下空白色,仿佛政府花费数百亿美元的项目突然蒸发了。

金花英年早逝的直接原因是美国司法部本月早些时候宣布,已对福建金花、其合作伙伴中国台湾联华电子有限公司和联华的三名员工提起诉讼,指控这两家公司涉嫌窃取美光公司的知识产权和商业秘密,估计价值87.5亿美元。所有被告都被指控阴谋从事经济间谍活动。如果被判有罪,被告公司将面临高达200多亿美元的罚款。与此同时,美国商务部宣布禁止向福建省金华市销售技术和产品。

目前金华从美国和中国台湾购买的一些设备已经到货,目前正处于机器安装和检验阶段。美国商务部发布禁令后,美国相关半导体设备、零部件和软件供应商立即停止所有技术支持,甚至停止接听金华公司的电话,也没有回复他们的电子邮件。

金华的台湾合作伙伴联华电子(莲花电子)收到了台湾国际贸易局的来信,并停止了与金华的合作。

现在看来金华公司除了政府投资什么也没有。一旦上游技术来源被切断,它将成为一个未完成的项目。

在被美国司法部起诉的三名中国台湾人中,其中一人是犯罪发生时福建金华公司的总经理。2015年,他辞去美光公司一个分公司的总裁职务,转而成为联华电子,成为联华和金华之间的媒人。另一个人,前美光的技术员,也向联华辞职。离开前,他从美光公司下载了大量的美光技术文件。根据台湾《天下》杂志最近在中国的报道,台中地区检察官办公室在2017年底搜查联华时发现了他盗窃的证据。作为减刑的交换,此人充当了污点证人,使联华电子成为被告。

此案目前正在审理中。

3.从进口替代到全球高端市场竞争:引发中美贸易战的关键问题中国从2016年开始的三大内存项目表面上与之前的908芯片项目909芯片项目相同,909芯片项目是为了发展芯片产业。然而,新记忆项目的目标和方法与过去完全不同,正是这种差异引发了中美之间的芯片战争。

简而言之,旧芯片项目模仿西方企业过去的技术,而新芯片项目试图夺走西方企业的未来。

908芯片项目909芯片项目的目标基本上是芯片本地化,即进口替代。其方法是从国外购买二流技术和设备,为国内市场提供产品,但不具备出口竞争力。新存储项目的目标不仅仅是在国内市场使用产品,还试图占据美国公司在全球市场的份额。要实现这一目标,我们不能依靠引进二流的外国技术,而必须瞄准高端技术。因此,这种方法只能尽快购买,并在必要时被盗。

对美国来说,中国在芯片战争中寻求的不仅仅是美国技术,还有这些高端技术背后的知识产权及其利益。

这引发了中美贸易战,中美芯片战是其中一场重要战役。

11月20日,美国贸易代表处发布了最新的中国301调查报告,这是今年3月301调查报告的更新版本。

11月份的新报告实际上指出了美国在中美贸易战中的关注焦点:虽然在3月份报告发布后,双方举行了多次高层对话,但中国并未就美国关注的问题做出任何调整或承诺,重点是技术转让和知识产权保护。中国的宣传媒体称,该报告列举了针对中国的四大罪行。报告第一条提到,中国继续入侵美国公司的商业网络,非法获取商业秘密、知识产权和技术数据。第四条关注中国政府推动中国企业和资本以不公平的方式收购美国公司,以获取先进技术和知识产权。

这两点在中美芯片战争中得到了充分体现。

在信息时代,现代经济的特点是知识产权在经济中所占的比例越来越大。目前,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40%与知识产权有关。

可以说,21世纪主要国家间经济竞争的关键是知识经济的竞争。然而,知识经济领域的竞争需要大量的风险资本。知识产权收入包括R&D成功投资的收入和R&D失败投资的支出。

在所有R&D投资中,失败率通常会达到70%以上。没有频繁的失败,就不会有罕见的成功。如果失败的R&D投资不能通过成功项目的商业化得到补偿,它将扼杀未来支持研发的风险资本

中国政府和企业经常抱怨西方知识产权费用超过了技术的直接研发成本。这种观点源于中国视角的局限性。

到目前为止,中国还没有很多高端R&D得到市场导向型风险资本的支持。这样的R&D通常被政府视为国家利益,由金融或国有银行出资,因此在R&D失败的企业不会破产。

国家为高科技研发买单的好处之一是,更多的人懒惰多于金钱(研究人员不必拿自己的命运和未来冒险,所以他们没有那种忘记吃饭睡觉、日夜疯狂的专业研究人员);第二,打败水漂没关系。

支付国家账单的缺点一目了然。首先,官僚管理效率低下。行政官员不会拿自己的官职去赌高科技研发可能会失败,所以他们必须小心谨慎,拖延时间。第二,具有消极决策作用的行政或科研官僚不能有一线研发人员的视野,也不能看到技术发展的方向。这基本上是正常的。

由此,我们可以清楚地回答本文第一部分中提出的问题。为什么国家系统不能解决商业芯片的本地化问题?毫无疑问,如果国家体制能够解决在商业领域赶上先进技术的问题,苏联就不会崩溃,中国也不需要改革开放。

中美芯片战争表明,美国政府非常清楚,中国想要吃的不仅仅是美国的知识产权收益

这是中美贸易战中美国政府密切关注知识产权侵权问题的根本原因。

然而,中国政府在知识产权侵权问题上坚持己见,只发表一般性声明,从不就具体案件进行谈判的原因可能是,此类活动很多,目前正在进行之中,中国政府和企业在这些领域仍然抱有最后的希望。

或许,当金华这样的案例越来越多,难以收购或窃取时,知识产权谈判将进入实质性阶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