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控“破口大骂”以恢复“香港女人”焦焱珍的形象

中国香港的“反修正案”运动持续了100多天。在数百万走上街头的人中,亲北京的报纸邵兰称她为“粗俗的女人”。泪水顺着她的眼睛流下来,她告诉记者,她不能再多说话了,将去“前线”。

过去两周,她暂时离开中国香港,飞往伦敦、德国和瑞士,然后以“中国香港学术界国际事务代表团”代表的身份前往华盛顿为中国香港游说。

自由亚洲记者霍良桥(Huo Liangqiao)当时在华盛顿特区,与这位20出头的“香港女人”交谈,她没有浓妆艳抹,戴鸭舌帽,从未离开过自己的身体,在接触中也从未说过一句“脏话”。

2019年9月20日,中国高等教育界香港国际事务代表团成员邵岚在美国华盛顿为中国香港游说。

中国香港的反修正案运动持续了100多天。在数百万走上街头的人中,亲北京的报纸邵兰称她为粗俗的女人。泪水顺着她的眼睛流下来,她告诉记者,她不能再多说话了,她会去前线。

过去两周,她暂时离开中国香港,飞往伦敦、德国、瑞士,然后飞往华盛顿,以中国高等院校香港国际事务代表团代表的身份为中国香港游说。

自由亚洲记者霍良桥(Huo Liangqiao)采访了这位20出头的香港女性,她没有穿太多衣服,没有戴鸭舌帽离开自己的身体,在接触过程中也没有说一句话。

华盛顿初秋时,天空是蓝色的。虽然这里没有催泪弹,但是听她的故事也可以催泪弹。

然而,离开中国香港后,记者没有看到她的眼睛再次闪闪发光。

20出头的长发女孩是邵兰,中国香港大学国际事务代表团成员,中国香港城市大学学生。

邵岚说:这场运动之前,我跟许多大学生都一样,返学、返兼职、玩OCamp、跟同学四处玩乐、享受校园生活,但些微不同的是,可能我本身读政治学,自己对社会时事较有兴趣,去年我都有上庄(成为校内组织干事),公共行政学科联会,直到今年6月当选了(城大学生会)外务副会长,就开始了以学生代表的身份参与这场运动。邵兰说:在这次运动之前,我和许多大学生一样,回到学校,做兼职,玩OCamp,和同学们一起玩,享受校园生活。然而,细微的差别是,也许我自己也学过政治,对社会时事更感兴趣。去年我有上庄(成为学校的组织官员)和公共行政纪律协会。直到今年6月我被选为(城市大学学生协会)外交部副部长,我才开始以学生代表的身份参与这场运动。

一百多天来,邵兰疲惫不堪地冲到前线,现在在美国,她终于可以休息了。

事实上,她不需要走这条多刺的路。她可以有很多选择,可以走在街上,玩得开心,甚至可以留在美国与家人团聚。然而,她说她和所有香港女性和每个人没有什么不同,她仍然爱中国香港。

因为爱,因为想保卫自己的家园,邵兰跟记者说,无论付出多少代价都必须站起来。

邵兰说:事实上,这片古老的土地说它是对中国香港的爱,因为很难描述是什么驱使你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做这些事情。但是你会对自己说,如果你想保卫和热爱这个地方,你必须这么做。当你的家被损坏,或者甚至有人想把我的家换成另一个地方,我觉得我必须站起来,不管它有多贵。

邵兰在美国的父母和中国香港的亲戚一直反对她走得太远,因为担心她的安全。

至于她的朋友,她也不时担心晚上回家时会受到攻击。

邵兰说:家人一定不要太支持我,因为每个人的家庭都会认为争取自由和民主是好事,但他们的孩子做不好。尤其是当许多学生领袖和社会活动家收到恐吓信时,我想他们(家庭成员)会担心我的安全。尤其是当他们知道我的许多个人数据已经被一些亲中国的人在脸谱网、微博、微信和其他平台上传播时,他们更觉得不做比等别人做好,所以他们不太支持。

但我认为他们不支持,因为他们担心。

相反,朋友们更好,但他们都警告要小心和安全,因为中国香港的情况非常严重,警察再次逮捕了人,8.31左右发生了对学生领袖和社会领袖的袭击。

朋友们说如果我回家太晚,我会陪我回去。

2014年雨伞运动爆发时,邵兰还是一名高中生。

在过去五年中,香港见证了2016年的鱼卵革命和2019年的全国觉醒运动。

中国香港的年轻人作为社会抵抗力量的核心,也经历了质的变化,从五年前向人民学习的思潮,到地方鱼卵革命学派,再到2019年中非大和解。

甚至一直被贴上自恋、自私、拜金主义、外国崇拜和傲慢标签的潮语也改变了它的内涵。

在反对修正案的斗争中,有许多香港妇女站在第一线。有些女性甚至比香港男性更先进。

6月9日和6月12日,警察总部和7月1日在一些高风险抗议现场占据了立法会。女性参与者几乎占总数的一半。

邵兰说,看到很多香港女性助手在康复运动中施放催泪瓦斯,有些人甚至在前排做肉盾,人们对香港女性的印象有了很大改善。

邵兰说:过去,当你想到香港女性时,你会想到一个负面形象,那就是拜金主义、麻烦、挑剔和许多要求。然而,在这场运动之后,我看到许多女孩走到第一线无私地帮助别人,不管她们做了什么。中国有这么多香港女性,不分年龄。我想这一定打破了现有的印象。

事实上,看到许多一线女性助手熄灭催泪瓦斯,站在第一排做肉盾并不太难也不太脏。这真的打破了香港女性的定义。

然而,我会一直称自己为香港女孩,因为中国的香港女孩和其他人一样爱这个地方。

五年前的9月28日,“占领中环”的创始人之一戴耀廷宣布,“占领中环”已经正式启动。79运动被镇压后,包括戴耀廷和陈建民在内的许多人被关进监狱。

2019年中国香港的竞选活动更加壮观。它包括一群香港、中国母亲、年迈的岳母和前线冲锋队员。在反对暴力和正义的斗争中,她们既不是男性也不是女性,女性不允许男性或女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