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HK总统段崇智声明全文:一些涉嫌不当使用暴力的警官应谴责敦促警方在调查后调查吴的案件

CUHK校长段崇智上周与学生们进行了交谈,并在会议结束时被学生们围住。他被要求发表声明谴责警方的暴力行为。

段崇志今天承诺发表一份声明,他在声明中指出,一些警察因涉嫌不当使用暴力或侵犯人权而在调查后应受到谴责。

编者按:CUHK总统段崇智上周与学生进行了对话,并在会议结束时被学生包围,要求他发表声明谴责警方的暴力行为。

段崇志今天承诺发表一份声明,他在声明中指出,一些警察因涉嫌不当使用暴力或侵犯人权而在调查后应受到谴责。

段在声明中指出,鉴于事件的严重性,他将写信给行政长官。他希望行政长官考虑在现有机制之外,就20宗CUHK学生个案采取严厉的跟进行动,让大学有初步的资料,从而显示法治精神,恢复信心。

针对CUHK学生吴奥雪对警方实施性暴力的指控,段祺华敦促投诉警察课立即调查已公开的细节,并由监察委员会进行监督,“此事刻不容缓。

我还强烈敦促各方停止威胁或骚扰任何人,甚至阻止受害者寻求帮助。

「段提到社会上有强烈声音,要求政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警民冲突及整个事件的真相。」政府应该正视这个声音,因为只有真相才能给所有人带来最公平的结果。

“CUHK同学、同事和校友: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仍然有很多想法。

在上周四(10月10日)与同学和校友的近四个小时的会面中,外界可以从媒体上看到许多失控的画面。我和我的团队成员,以及在场的每一位同学和校友,都感到紧张的情绪。

面对比以往更加动荡的情绪和激烈的批评,继续进行真正的对话和交流并不容易。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研讨会结束后,我和一些被捕的同学闭门交谈了两个多小时。

当每个人都放下警惕时,我看到了同学们无助的眼睛,哭诉着他们个人遭受的身心痛苦,恳求大学保护他们。

我也坦率地告诉了我的同学们我衷心的话,承认大学在这个前所未有的社会挑战下的缺点和大学必须承担的多重责任。

在这两个小时里,我们终于可以敞开心扉,表达我们真诚的感情。

同学们的每一句话都进入了我的心里,这让我非常难过。

至于一些学生就他们被捕后的经历向我发出的强烈呼吁,大学必须承担起寻求真相和正义的责任,以显示正义。

每个学生,不管他们的立场和价值观,不管他们是否犯了错误,都是CUHK学生。

作为老师,我们必须教我们的同学对他们的言行负责。大学出于爱,也必须为学生的权益而战,不会随便放弃任何学生。

经过上周四的讨论,我收到了来自各方的800多封电子邮件和书面评论。我看到了不同媒体对这一事件的解释和分析,我也知道同学、同事和校友的联合签名。

在这么多不同的意见中有一个共同点:所有各方都期望大学利用其公信力和影响力使事件和受影响的学生得到最公平的待遇。

被捕学生的情况及跟进自上星期五起,我们立即逐一联络三十多名学生,了解他们被捕后所遇到的各种情况。

大多数学生说,他们被捕后没有联系他们的律师或家人,几个小时甚至78个小时都不能打电话。结果,一些学生被迫在没有律师在场的情况下接受陈述。

据其中一名学生说,他的家人要求在警察局会面是不符合目的的。结果,学生们没有机会打电话或会见在警察局等了48小时的家人。

许多学生指出,在拘留期间,警察不允许他们睡觉或躺下休息,一些学生没有得到必要的医疗援助。例如,患有哮喘的学生必须等6个小时才能看医生。由于头部受伤,一些学生在18小时后被送往事故和急救部门。

在更严重的情况下,不止一名学生说他在录取口供或拘留期间被警察扇了耳光,两名学生说他们被告知在搜身前不要脱光衣服,但在搜身室被同性警察强迫脱掉所有衣服。

这些都是学生自己提出的指控。

在我们逐一跟进的被捕学生中,共有约20名学生表示,他们在被拘留期间曾不同程度地遭受上述一项或多项不合理待遇。这表明这些绝不是单一的事件。从人道待遇的角度来看,情况是严重的,涉及身体伤害的情况甚至更不可接受。

我对学生们对他们被捕后遭受的身心创伤的个人描述感到悲伤和愤慨。

我在此郑重指出,无论学生因什么原因被捕,警方都必须确保被捕者的权利在逮捕和拘留过程中不会被利用。

执法人员必须符合高标准、高要求,谨慎、公正地执法。这也是公众的合理期望。

对于已经发生的事件,警方在查明细节后必须有明确的解释和适当的处理。

为了认真处理上述学生案件,该大学立即联系志愿校友律师,特别是在处理性别平等和人权问题方面有丰富经验的律师,以帮助学生。

我们希望在律师的协助下,每个案件的细节都可以书面陈述。经学生同意,大学可协助将案件提交相关机构进行正式投诉和陈述,并敦促相关机构尽快进行公平、公开和公正的调查。

事实上,大学已直接联络警监会。他们非常关注学生的个案,并承诺派观察员出席投诉警察课与投诉人举行的所有会议,以及实地搜查证据,以确保过程公平公正。

我在此呼吁受影响的学生争取你们应有的权利。我和我的同事非常愿意陪同学生到相关机构与律师一起投诉,以保护您的合法权益和要求严肃处理。

我知道很多CUHK议员和市民都非常关注吴议员的案件,我们也非常关注。我们与吴先生保持密切联系并提供帮助。

我们知道她正面临着巨大的心理压力,她在公开场合或访问期间描述的经历实际上有相当多的细节。我在此促请投诉警察课立即调查披露的详情,并由监察委员会监察。这是一件紧急的事情。

我还强烈敦促各方停止威胁或骚扰任何人,甚至阻止受害者寻求帮助。

可惜,我们至今接触的所有学生都不愿意采取这一步,因为他们对警察感到不安,或对投诉警察课及警监会制度失去信心。

虽然我感到无助,但我也明白学生和市民对现行机制的不信任并非一朝一夕的事。

基于事件的严重性,我会写信给行政长官,希望行政长官考虑在现有机制之外,就约20宗大学有初步资料的个案,采取严厉的跟进行动,以显示法治精神,恢复信心。

事实上,在过去两个月,社会上有强烈声音要求政府成立一个独立的调查委员会,调查警民冲突及整个事件的真相。

政府应该正视这个声音,因为只有真相才能给所有人带来最公平的结果。

这所大学有责任保护其成员。

与此同时,当大学的成员,甚至公众期望我们以校长的身份维护正义时,我必须小心运用大学的公信力。我绝不能仓促行动,把校园变成争论的战场,甚至让已经受伤的人因为一些恶意攻击而受到二次伤害。

一些警察涉嫌不当使用暴力或侵犯人权,必须在调查后予以谴责。

校园安全措施在上周的会议上,许多学生向我表达了他们对警察进入校园的担忧。

在校园内,大学将尽一切努力维护每个成员的合法权益。

在正常情况下,如果警方想进入校园,保安部门会先向警方询问到达学校的原因,以查明警方是否正在执行法院搜查令,或在当事人同意的情况下进行调查,或有理由怀疑疑犯在某处。

我希望大家能明白,大学有法律责任配合警方的调查,但大学会先向警方询问有关进入大学的具体信息,包括调查的目的和地点等。

大学亦会在警察在校园范围内调查或搜查期间,尽可能安排大学人员陪同有关人士,并在合法、合理的情况下知会相关单位;同时亦会按需要联络律师到场协助(大学已为此安排24小时法律支援),确保员生的法律权益受到保障。在警方调查或搜查校园期间,大学还将安排大学人员尽可能陪同有关人员,并在合法合理的情况下通知有关单位;同时,必要时将联系律师提供协助(大学为此安排了24小时法律支持),以确保教职员工和学生的合法权益得到保护。

该大学将加强对一线安保人员的培训和警惕。

在此期间,该大学部署了额外的工作人员来处理校园内的大量不同事件。

加强应急支持上周我会见同学和校友时提到,由于社会环境的影响,近几个月大学里发生了大小事件,给不同的成员带来了很大的麻烦。

在这个非常时期,不同的成员期望得到大学更多的支持。我非常感谢所有努力工作的学生、同事和校友。同事们需要处理许多前线问题,但他们不怕艰苦的工作,愿意花更多的时间与同学交流,以缓解负面情绪,停止不适当的行为和争论。

这所大学一直有一个由我领导的危机管理团队,负责制定应对不同事件的对策。

由于当前社会形势的快速变化,在听取各方意见后,我决定深化危机管理小组的工作,以更快地应对突发情况,并加强不同单位的协调和决策。

大学将成立一个跨部门的快速响应小组(RapidResponseTaskForce),在五个支援领域成立小组,跟进不同的工作并向我汇报。学生代表和校友也将受邀加入:文化包容小组([emailprotected))(召集人:吴基培副总统)学术支持小组([emailprotected))(召集人:余慧清院长)校园安全、安保和法律事务小组([emailprotected))(召集人:吴淑佩副院长)学生支持和心理健康小组([emailprotected))(召集人:吴基培副总统)交流与协调小组(cae[emailprotected))(召集人:吴淑佩副院长)让新、王这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学习过程。

我坚信对话是解决矛盾的出路。激烈的对抗不能换来妥协。真诚和诚实可以补眼泪。

中国香港的成功取决于中国香港的统一和法治精神。

目前,社会上的消极情绪已经到了临界点。暴力和破坏的升级必须停止。政府必须尽快为各种社会问题提出可行的解决办法,并尽最大努力为中国香港这一代年轻人的未来重新燃起希望。

不管前面的路有多艰难,大学都将坚持传播知识、服务社会、培养品德的使命。它将使校园成为一个自由探索真理的地方,不会放弃教导学生要自由和礼貌的精神。

如果校园失去了团结、开放、宽容、理性和相互尊重、希望和信任以及爱,它又如何保护每个人免受风雨的侵袭呢?我在中国香港出生和长大,那是我心爱的家乡。

狮子山下的精神正是我成长的家庭和千千一千万个家庭的写照:努力、勤奋、灵活和自力更生。

所有在中国的香港人,无论政治立场如何,都是同舟共济,有很多共同点。

我衷心希望真相能够带来和解,重建中国香港宝贵的精神财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