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迪·沃霍尔成为西方艺术收藏品竞争背后的资本游戏

■记者于娜几年前开始在国外拍卖会上高价竞拍西方古典现代艺术,今年在中国香港举行的巴塞尔艺术展和香港苏富比春天继续在西方当代艺术中畅销

国内藏人已经将投资比例向西方现代和当代艺术倾斜,西方现代和当代艺术似乎正在从个人行为逐渐演变为一种趋势。

虽然西方艺术在香港和内地的艺术展上越来越受欢迎,西方画廊和艺术家也不断进入中国举办展览,但业界对这种艺术热潮及其与中国当代艺术的关系持谨慎态度

拍卖会上,苏富比香港在2017年春季的现代与当代艺术晚会上首次加入西方当代艺术小组。因此,买家反应热烈。八件物品中只有基思·哈林的无标题(双作)没有售出。其中,备受瞩目的安迪·禾禾杰作《毛主席》最终被亚洲收藏家以9850万港元的价格购得,创下了西方当代艺术在亚洲的拍卖纪录。

苏富比艺术部主席阿米卡佩拉佐(AmyCappellazzo)表示,热衷于西方当代艺术的亚洲收藏家数量正在上升。去年,参加苏富比当代艺术拍卖的亚洲竞拍者数量增加了29%,巴塞尔艺术展等活动在亚洲地区正获得势头。

早在三四年前,龙美术馆的万达王健林、华谊兄弟王钟君、刘益谦和他的妻子等富有的收藏家已经在欧美拍卖会上花了很多钱。

万达集团以收藏大量现代名画和书法而闻名,但近年来也开始购买毕加索和印象主义等西方经典作品。

在2014年纽约苏富比拍卖会上,王钟君以6176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77亿元)的价格卖出了梵高的雏菊和罂粟。六个月后,在纽约苏富比拍卖行,他以2993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855亿元)拍了另一张毕加索的女人坐在发髻里的照片。

目前,刘益谦最昂贵的收藏是2015年11月他以逾10亿元人民币购买的佛朗哥·莫迪里阿尼(franco modigliani)作品旁躺着的裸女。

此外,在过去的一年里,他在中国香港和瑞士巴塞尔艺术展上大量购买西方现代艺术作品。

对于大收藏家来说,只专注于中国艺术品或只收藏传统书画的时代已经成为过去。收集系统是多样化的,符合国际标准,并正在成为一种趋势。

许多看不见的新富人们也在低调而积极地购买西方艺术,希望给他们的艺术财富增加美元资产。

2010年之前,中西当代艺术市场的地位完全相反。中国当代艺术仍然占据着香港市场的主要地位。夜场上的明星不是最耀眼的中国当代艺术家。甚至一场夜场也再次创下了所有拍卖记录。

艺术品市场评论员周峰认为,为了平衡东南亚、日本和韩国的艺术品拍卖市场,中国香港只是谨慎地尝试“泛亚洲”策略。然而,在2012年香港秋季拍卖会中国当代艺术集体落败后,东南亚艺术、日本和韩国艺术以及后来的西方当代艺术利用这个机会,在四五年内取代了中国当代艺术在香港市场的主导地位。

中国当代艺术过去在香港市场上享有无限风光,现在却黯然失色,哀叹艺术市场的快速变化。

一些业内人士还认为,中国当代艺术的“集体”标签最初是由市场人为标记的,以方便买家的认知。在日益全球化和多样化的艺术市场中,中国当代艺术实际上应该是全球当代艺术的一部分。一个成熟的收藏家会根据自己的收藏体系考虑两者的必要性。

今年在香港举行的巴塞尔艺术展上,中国当代艺术品牌的弱化进一步证明了亚洲收藏家,尤其是内地收藏家对西方当代艺术的购买力

中国买家名单的交换、趋势的变化和市场品味的变化无疑已经成为最热门的话题。

事实上,在去年于香港举行的巴塞尔会议上,中国收藏家对西方艺术表现出了强烈的关注,龙艺术博物馆收藏了比利时艺术家米歇尔·博洛曼斯(Michel Borlaumans)的大量《浩劫》(TheSnaker),已经超出了控制范围。2016年巴塞尔艺术展预展的第一天,它从纽约著名的古德曼画廊(Goodman Gallery)购买了gerhard richter的最新巨幅数字作品930-7条纹,然后在卓娜画廊从布里奇特·赖利购买了一幅新的大型作品Coda。

然而,在去年上海西海岸和ART021两个艺术展上,这一趋势也很明显:无论是参展的外国画廊数量还是作品的销售,西方现代和当代艺术都占据了很大优势。

艺术展销售数据背后的原因是,自去年以来,这些西方现代和当代艺术家的名字更频繁地出现在中国主要美术馆和美术馆的展览中。

2016年初,从伊曼纽尔·格林(Emmanuel Greene)的大型个人展“Haobo”和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德拉塞特(Drasset)开始,视觉装置艺术大师奥拉维尔·埃利亚松“一切就是一切”的第一次大型个人展,英国艺术家安东尼·戈姆雷(antony gormley)的个人展“Tunmeng”和劳森·伯格(Lawson Berg)在中国的大型个人展等。

除了个人展览,还有其他重要的团体展览。作为2017年上海艺术世界展的开幕年,龙美术馆将于今年1月22日开始举办美国照明艺术家詹姆斯·图雷利(James Turell)的回顾展,为期近半年。

展览涵盖了过去50年里特雷耳艺术的15件杰作,包括其代表性的照明和空装置以及精选的摄影和印刷作品。

周峰认为,中国藏人目前对西方现代和当代艺术的狂热并没有停留在艺术博览会的层面。几个相关展览的合作使他们对西方现当代艺术家有了更全面的了解。

“自2010年以来,中国当代艺术仍在市场和创作上进行调整。随着中国藏人国际视野的不断改善,香港艺术展逐渐给了他们更多的选择。

中央美术学院艺术市场研究中心主任马东学告诉记者,中国企业家收藏西方艺术作品是既成事实,这将在未来产生推动作用。

根据巴塞尔艺术和瑞银全球艺术市场报告,在过去十年中,中国内地百万富翁的增长速度是世界上最快的。

2016年,全球亿万富豪的分布中,中国富豪占据了16%,仅次于美国的29%。2016年,中国亿万富翁占世界亿万富翁的16%,仅次于美国的29%。

然而,与欧美收藏家不同,审美和装饰需求是购买艺术品时要考虑的主要因素,投资仍然是亚洲收藏家,尤其是中国内地收藏家要考虑的主要因素。

目前,国内收藏家对西方现当代艺术的追求仍有许多问题值得反思。

鉴于日本企业家在20世纪80年代掀起印象派收藏热潮,然后遭受日本经济泡沫破裂和疯狂拒绝的经历,关于中国大亨购买大量西方现当代艺术是理性还是疯狂,存在着无休止的争论

一些欧美媒体评论说,在巴塞尔艺术博览会上,西方收藏家只买对的,而中国富人只买昂贵的。尽管这些言论有些尖刻,但也反映出与西方收藏家相比,中国收藏家对西方艺术的审美和判断能力仍有差距

艺术北京博览会的创始人董梦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艺术北京已经进入第12个年头了。当有人建议“西化”时,他有点难以接受。

他认为许多从中国进口的西方艺术感到他们无法理解。他也不认为有这么多人能真正理解和欣赏这种艺术形式。

这并不是说这些艺术不好,而是说它们的发生和发展是建立在西方文化和艺术的土壤上,与它们的社会发展有关,而这些先决条件在北京和中国是不具备的。

这些问题存在的同时,也促进了我们对当代中国艺术评价和理解的反思

中国艺术学院美术博士、中国美术馆成员魏湘琪(Wei Xiangqi)认为,近年来,中国出现了许多新媒体艺术创作和展览。包括研究者在内的许多人认为,新媒体艺术应该是当代艺术未来发展的重要线索之一。

这是不可否认的,但许多艺术家已经完全失去了现实生活空的感觉,并且在创作时失去了回归现实生活的基本点,最终导致他们的艺术创作走向一种不人道的“事物本身”,这是相当令人担忧的。

发表评论